加载中 ...

新黄浦举牌方恐“触礁搁浅”

2017-06-01 08:10 来源:证券时报网

​前有中科创,后有五牛衡尊,想要“登陆”新黄浦(600638)的举牌人并不在少数。

前有中科创,后有五牛衡尊,想要“登陆”新黄浦(600638)的举牌人并不在少数。

中科创明确奔着新黄浦的控制权而去,先后举牌四次,一度拿下新黄浦第一大股东的席位,并屡次“逼宫”要求改选董事会,但最终举牌潮退黯然离场。

今年1月,成立仅两个月的资本新秀上海领资股权投资基金合伙企业(有限合伙)(下称“领资投资”)突然“弄潮”新黄浦,在两个月时间中完成三次举牌。其速度较中科创有过之而无不及,领资投资多次申明财务投资人的角色。

然而,进场时分正潮起。在领资投资完成第三次举牌后次日,新黄浦迎来了一年半来的股价最高点21.12元/股。此后,公司股价便一路向下,并在5月24日和5月25日突然遭遇两个跌停。

以新黄浦5月31日的收盘价计算,自领资投资完成第三次举牌时起,公司股价已跌去30%。保守计算,领资投资三轮举牌后浮亏已超4亿元。

新黄浦.jpg

据领资投资此前披露,最近一次5亿元-10亿元的增持计划尚未履行完毕,且合伙企业剩余10亿元的出资还未实缴到位,领资投资目前无股份增持计划。但值得注意的是,距离领资投资今年3月3日披露的上述增持计划即将届满3个月,未来领资投资的持股动向或许更能说明这位“财务投资者”的真实身份。

三次举牌三遭问询

今年1月10日至1月13日,领资投资首次举牌新黄浦,其分四次通过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增持新黄浦2805.82万股,持股比例首次达到5%。

首次举牌后,领资投资便收到上交所的问询函,要求其提供合伙协议书,披露其实控人及股东方实际出资情况,并说明此次举牌资金来源,明确后续持股计划。

在此次问询中,领资投资首次披露了详细的后续增持计划,其计划在未来6个月内累计增持新黄浦不低于2000万股。

而就在新黄浦收到上述问询函当日(1月16日),领资投资就开启了新一轮增持。至2月8日,领资投资完成前述增持计划,新增持新黄浦2000.2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3.56%。

在此次之后,领资投资继续增持,至2月28日,完成第二次举牌。

第二轮举牌完成后当日,领资投资再度被上交所问询。其被询问的焦点问题包括后续持股计划;短时间内再次增持新黄浦是否意在谋求控制权;举牌资金来源是否涉及新黄浦股份质押等。

也就是在此次回复中,领资投资投透露了未来3个月内不低于5亿元,不高于10亿元的增持计划。

领资投资的增持计划很快付诸行动,在2月28日至3月15日期间,继续增持新黄浦股份2805.82万股,完成第三次举牌,至此其持股比例达到15%。

此次举牌完成后,上交所继续追问领资投资不同举牌资金的具体来源和金额;是否存在接受他人委托代为出资的情况;以及在触及补仓线的情况下领资投资是否会通过二级市场减持追加担保。

杠杆资金浮亏逾4亿

在交易所的多次问询下,领资投资的资金来历和杠杆风险逐渐浮出水面。整体来看,领资投资作为合伙企业还有10亿元出资未实缴到位,而在最近一次5亿元-10亿元的增持计划中,领资投资已经完成增持计划的下限,动用资金不超过6亿元。

粗略计算,领资投资现在还有剩余资金约4亿元。分析人士表示,根据新黄浦最近的下跌走势,领资投资未实缴到位的资金可能存在一定募集困难,剩余的4亿多资金可能继续用于增持摊薄持仓成本,也有可能留作追加保证金之用,现在还不好判断领资投资的持股动向。

据披露,领资投资成立于2016年11月,成立之初其主要股东为厦门信托,持有其99.9%的股权,执行事务合伙人为杭州领达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委派代表是王丁辉。王丁辉是领资投资的主要负责人,亦是新三板挂牌公司融信租赁(831379)董事长,融信租赁因筹划重大事项于去年4月开始停牌,至今还未恢复转让,公司近期预计最晚恢复转让日为2017年8月25日。

起初,领资投资的举牌资金来源于杭州领达和厦门信托的实缴出资资金,分别为100万元和10亿元。其中,厦门信托通过信托计划对领资投资进行出资,该信托计划成立于今年1月4日,期限为48个月,计划规模为30亿元,一般级信托单元与优先级信托单元出资比例为 1:1。至首次举牌完成,这笔信托计划还未募集满额。

在已完成募集的10亿资金中,王丁辉以自有资金出资2.5亿元认购一般级信托单位。有意思的是,晨鸣纸业控股股东寿光晨鸣亦以自有资金出资2.5亿元认购一般级信托单位,二者合计认购5亿元。此时优先级信托资金亦为5亿元,二者成1:1比例。

随着第二轮举牌渐进尾声,新的资金方加入为领资投资提供“子弹”。2月27日,厦门信托将已认缴但尚未实缴的20亿元财产份额转让给云南信托,后者成为领资投资的新增有限合伙人。

至领资投资开始第三轮举牌时,云南信托认缴出资10亿元到位。也就是在这时候,领资投资披露了5亿元-10亿元的增持计划,领资投资称,云南信托的剩余10亿元资金计划在未来两年内完成募集。

根据领资投资历次增持的价格区间计算,其三次举牌动用的资金约为16.24亿元-17.07亿元。以新黄浦5月31日的收盘价计算,领资投资三次举牌获得的8417.47万股新黄浦股份市值约为12.17亿元,浮亏超过4亿元。

在最近回复上交所的问询函中,领资投资披露其优先级资金来自同一商业银行理财资金,由该商业银行向非特定合格投资者公开销售理财产品募集的资金,可随时申请赎回,因此存在集中赎回风险。

为保持信托计划的1:1杠杆比例,王丁辉和寿光晨鸣目前对两信托计划的实缴出资都分别达到了5亿元。

厦门信托和云南信托计划均否认了接受他人委托代为出资的情况,当两信托计划规定的风控指标触及止损线时,王丁辉和寿光晨鸣负有追加保证金的义务。而若寿光晨鸣未能及时追加保证金,由王丁辉承担差额不可撤销的追加保证金义务。

这也意味着,一旦新黄浦股价继续走跌,若义务人未能及时向信托计划追加保证金或追加的保证金不足,那么领资投资将可能在二级市场被迫减持股票。

对比领资投资一度迅疾的举牌态势,距离其第三次举牌已过去一个半月时间,这期间领资投资未有新的增持动向。

而二级市场上,新黄浦股价近期持续走跌,在信托计划的新资金募集存在难度,存量资金待补充的情况下,这一场举牌潮平静下来后,举牌方似已有“搁浅”态势。未来,领资投资的持股动向或将成为新黄浦这一轮“举牌战”的重要风向标。

值得关注的是,在中科创曾经发起的举牌战中,新黄浦控股股东新华闻投资一度增持予以反击。但面对此次领资投资三次举牌新黄浦,新华闻投资“淡定”不动,合计持有新黄浦约25%的股份不变。

本文来源:证券时报网责任编辑:邓欢欢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如若转载,请 戳这里 联系我们!

本网站转载信息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请读者仅作参考,投资有风险,入市须谨慎!

  • 声音提醒
  • 48秒后自动更新

云掌财经产品下载专区

免费开户

服务时间:8:30-18:00(工作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