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云掌财经首页 > 股票 > 公司 > 正文

神奇制药业绩承压下,75岁老将能否力挽狂澜?

2019-11-29 17:24:06 来源:火星财汇   阅读量:4.57万

摘要:
2013年,上海神奇制药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奇制药”)通过借壳永生投资实现整体上市。

神奇制药业绩承压下,75岁老将能否力挽狂澜?

2013年,上海神奇制药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神奇制药”)通过借壳永生投资实现整体上市。但上市以来,经营状况却始终不见起色,2016年至2018年,其净利润(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更是连续三年持续下滑。

“妖股”现形

这本是一家普普通通的制药企业,从公告到财报,找不出任何特别之处,可就是这样的一家公司,却在2019年初如同磕了神药一般,连续六个交易日收涨停,成为当时制药板块的一匹“黑马”。

说是黑马其实并不准确,俗话说:“物之反常者为妖。”

神奇制药的业绩状况一点儿都不“神奇”,全凭突如其来的涨停风波,让它跻身“妖股”之列。

当时便有人提出,“这种业绩支撑不足的公司,风险之高不言而喻。”

果不其然,时隔8个月后,神奇制药的种种问题暴露出来。自2016年董事长张芝庭辞职过后,公司的盈利水平便开始一路下滑。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8年期间,公司的营业收入分别为15.98亿元、17.36亿元和18.53亿元,同比增长0.31%、8.63% 和6.75%;归母净利润分别为1.67亿元、1.21亿元和0.97亿元,同比下滑21.59%、27.7%和19.96%。

从二级市场的表现来看,股价更是“跌跌不休”,神奇制药在2015年6月15日,股价曾一度窜至34.28元/股,市值高达153亿元,但截至2019年11月25日,其市值仅为34.93亿元,短短4年便蒸发了119亿,营收状况可见一斑。

神奇制药业绩承压下,75岁老将能否力挽狂澜?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老将出山

一方面,公司自身“造血”能力不足导致业绩承压;而另一方面,持续走低的股价对于广大投资者可谓打击极大。

前狼后虎,残局难解。

何以破题?

唯有请得“老将出山”。

不久前,神奇制药发布的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公告称,神奇制药法定代表人由张涛涛(39岁)变更为张芝庭,二者系父子关系。3年前,张芝庭因身体原因辞去公司董事长职务,如今75岁高龄再度挂帅,意欲力挽狂澜。

简历显示,张芝庭最近5年历任贵州神奇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贵州迈吉斯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贵州神奇酒店管理有限公司董事长、贵阳宏图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执行董事、贵阳医学院神奇民族医药学院董事长、贵阳神奇药物研究所负责 人、贵州神奇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贵州金桥药业有限公司董事长、上海神奇制药投资管理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董事。

尽管公告中明确指出:“上述事项不会影响公司生产经营管理的正常进行。”但所有人都在猜测,张芝庭二次上任,究竟是迫不得已,还是身体状况有所好转。

神奇制药业绩承压下,75岁老将能否力挽狂澜?

业绩承压

依照公司法相关规定,公司每届董事会任期三年。

而从A股上市公司董事会的改选事宜上看,董事会超期服役现象并不少见,比如万科就有存在超期服役现象。

在神奇制药中,原董事长张涛涛的任期显然并未届满,本次人事变动,张芝庭的任期为本次董事会审议通过之日起至第九届董事会届满之日止。这意味着,张芝庭的任期到明年6月16日止,仅有8个月。

如此仓促的“交班”能够力挽神奇制药的经营困局吗?更令市场担忧的是,年事已高的张芝庭能够承受医药市场激烈竞争重压吗?

前面已经提到,从2013年至2018年,长达6年的时间里,神奇制药一直处于萎靡状态。进入2019年,公司前两个季度的归母净利润仍存在不同程度下滑,直到了第三季度才有所好转。

数据显示,神奇制药前三季度的营业收入为14.21亿元,同比增 长9.79%;归母净利润为0.82亿元,同比增长27.44%。尽管今年前三季度经营状况向好,但还是低于2014年至2016年前三季度,与2017年前三季度基本持平。

在其去年的年报当中,神奇制药分析认为,“政策措施的实施,医药流通市场增速受到影响,医院用药结构的调整等风险,致使总体药品价格下降趋势明显,为整个医药行业的未来发展带来重大影响,使公司面临行业政策变化带来的风险。”

神奇制药业绩承压下,75岁老将能否力挽狂澜?

砸钱营销

而事实上,除了外部环境,以及自身产品市场竞争力不足以外,神奇制药业绩不佳,还与公司过高的营销费用直接相关。

2013年以来,神奇制药产品的综合毛利率整体呈现下滑趋势,2014年最高为78.70%,2017年、2018年下降至60%左右。即便如此,60%的毛利率依然不低,与之相比,净利率则少的可怜,2014年为13.98%,去年仅为5.31%。

高毛利率、低净利率原因是高销售费。神奇制药销售费用居高不下,2013年至2018年分别为4.58亿元、6.65亿、7.76亿、7.08亿、7.24亿、8.25亿元,年均约6.9亿。2014年,其销售费率为51.39%,此后虽有所下降,但基本维持在44%左右,而这之中,超过七成用于营销。

根据2018年财报,神奇制药8.25亿元的销售费中,涵盖业务学习交流费1.14亿元、产品交流费0.84亿元、广告宣传费1.76亿元、产品推广费2.17亿元,合计为5.91亿元应付(前述费用统称营销费),占当年销售费的71.64%,占当年营业收入的 31.89%。由此可见,这是一家依赖营销投入来保持与推进营收增长的制药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此前有专家质疑,高达1.14亿元的业务学习交流费是否就是会议费的代名词?2014年,神奇制药的会议费接近2亿元。所谓会议费,一直被认为是药企通过学术会议进行利益输送的手段。2015年,神奇制药的差旅费达到1.5亿元,同样被指为会议费的转移。

与高额的营销费用相比,去年,神奇制药的研发投入为0.23亿元,与同行差距之大令人咋舌。也正因如此,至今仍未见到公司账上形成任何的专利权,根据研发投入情况,也找不到任何重磅的在研项目。

神奇制药业绩承压下,75岁老将能否力挽狂澜?

图片来源:公司官网

股东减持

神奇制药是一家十分典型的家族企业。张芝庭一家等合计持有公司近58%股权。然而近些年,公司高层频频减持套现,令投资者们倍感焦虑。

11月5日,神奇制药发布公告,控股股东一致行动人张喜倩拟通过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方式,减持公司股份不超过100万股,约占公司总股本0.19%。

该清仓式减持计划早在4月就已发布过,但减持计划届满却并未实施。

资料显示,张喜倩系神奇制药实控人张芝庭的妹妹,已退休,未在上市公司担任任何职务,也无其他任职。

除此之外,在过去的一年里,神奇制药大股东及其一致行动人、董监高(董事、监事、高级管理人员)在内共有3人实施减持,共减持公司股份7941.3万股。其中一起减持发生在今年,10月9日披露的减持结果显示,控股股东一致行动人、董事张沛最终减持484万股,减持比例为0.91%,减持总金额约3518.84万元,当前持股比例为3.92%。

在股价持续承压,公司研发费用低且前景成迷的情况下,大股东的清仓式减持无疑令公司境况雪上加霜。种种不利因素叠加下,张芝庭的后续战略是否会因此而受到影响,神奇制药又能否在绝境中重获新生,目前还有待观望。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云掌财经公众号(ID:yzcjapp),或者点击这里下载云掌财经App

关键词阅读: 神奇制药 / 投资 / 借壳

“云掌财经”的新闻页面文章、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自媒体人、第三方机构发布或转载。如稿件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

我们联系删除或处理,客服邮箱kf@123.com.cn,稿件内容仅为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本网观点,亦不代表本网站赞同

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热点新闻聚合

10万 文章
100万 阅读

网罗国内外热点新闻,聚焦社会热点事件,关注全球热点最新发展动态。

最近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