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载中 ...

西藏发展新大股东或遭神秘举牌人逼宫 马淑芬何许人也

2016-08-22 18:50 来源:国际金融报

西藏发展于6月2日复牌并披露第一大股东股权转让公告,一个月后,神秘举牌人马淑芬二次举牌后的持股比例就已达到10%,逼近控股股东天易隆兴10.65%的股权。

西藏发展于6月2日复牌并披露第一大股东股权转让公告,一个月后,神秘举牌人马淑芬二次举牌后的持股比例就已达到10%,逼近控股股东天易隆兴10.65%的股权。对于未来是否增持西藏发展,马淑芬和天易隆兴均在权益变动报告书中勾选了拟于未来12个月内继续增持,控制权争夺或一触即发。

8月16日晚间,西藏银河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西藏发展”)发布公告称,股东马淑芬收到证监会西藏监管局对其出具的警示函。因为其在6月15日增持西藏发展股份至5.151%的过程中未履行信披义务。

西藏发展新大股东或遭神秘人逼宫 马淑芬何许人也.jpg

马淑芬是西藏发展的神秘举牌人,至今有关其公开信息只是西藏发展的权益变动报告书:“出生于1951年3月的女士,其住所是郑州市中原区须水镇李岗村”。

但其对西藏发展的举牌行动可谓迅猛。根据7月6日的公告,马淑芬二次举牌后的持股比例已经达到10%。与大股东西藏天易隆兴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天易隆兴”)所持的10.65%股权差距甚微。

值得注意的是,天易隆兴也是新晋大股东。在西藏发展终止重组后,天易隆兴以7亿元的代价闪电接手了原控股股东西藏光大金联实业有限公司(下称“光大金联”)的全部股权。

两大股东的控制权争夺战或刚刚开始。此前,天易隆兴已将马淑芬诉至法院,要求法庭判处其增持无效。

起诉神秘举牌人

记者梳理发现,西藏发展于今年3月2日下午开市起停牌,筹划购买国内某新能源企业60%股权的重大资产重组,但6月1日,公司公告称,在综合考虑标的公司经营状况、收购成本及投资风险等因素的情况下,决定终止筹划此次重大资产重组事项。

本以为要沉寂一段时间的西藏发展在宣布终止重组次日,即6月2日便宣布复牌并披露了第一大股东股权转让公告。公告表示,公司原控股股东光大金联已与西藏天易隆兴投资有限公司(下称“天易隆兴”)签署了股份转让协议,后者拟受让光大金联持有的西藏发展2809.96万股股份,占总股本的10.65%。股份转让完成后,天易隆兴将成为西藏发展的第一大股东。此次天易隆兴的接盘成本为7亿元,对应每股价格24.91元。

不过,新任大股东屁股还没坐热,又突然杀出个“程咬金”。6月7日,一位名叫马淑芬的神秘牛散户突然举牌西藏发展,持股比例首次达到5%。在此之前,根据西藏发展2016年一季报,马淑芬为该季度的新进股东,截至2016年3月31日,其持股比例为3.91%,为西藏发展第三大股东。

此后,马淑芬又继续加码。截至6月30日,二度举牌后,其持股量为2637.59万股,持股比例达到10%。这一数字离第一大股东的10.65%只有一步之遥,如果马淑芬继续通过二级市场增持的话,未来西藏发展或陷入股权争夺的境地。要知道,A股市场不乏此类案例,无论是众所周知的“宝万”之争,还是康达尔与京基集团的股权之争,都是由不断举牌而引起的。

公告显示,马淑芬自今年1月起买卖西藏发展至二次举牌,耗资成本总共为3.794亿元,成交均价为14.38元。对比天易隆兴的7亿接盘成本,马淑芬可谓捡了大便宜。

而面对这个神秘的举牌人,西藏发展已表现出警惕和敌意。

6月25日晚间,西藏发展发布公告称,公司于6月20日向拉萨市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民事起诉状,起诉公司股东马淑芬在6月7日通过二级市场购买并持有公司流通股票达到5.0007%后,在未按规定履行报告与信息披露义务的情况下,于6月15日进一步增持公司股份,持股比例从5.0007%增至5.15%。西藏发展要求法院确认马淑芬购买公司流通股5.15%股票之民事行为无效,并判令其改正以上无效民事行为,在二级市场抛售所购买并持有的公司股票,所得收益赔偿给公司。目前,该案已经获法院受理。

值得注意的是,在马淑芬首次举牌西藏发展时,西藏发展就曾以“马淑芬本人未与公司联系及未至公司办事处当面签署报告书”为由拒绝代为公告《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直到深交所6月14日向西藏发展下发关注函后,西藏发展才于6月21日披露有关马淑芬举牌事宜的公告。

谁是马淑芬

那么,这一事件的核心人物马淑芬到底是谁?外部所能查到的资料少之又少。

据西藏发展披露,马淑芬本人从未联系过上市公司确认相关举牌事宜,公司无法联系到其本人,相关《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资料由自称是马淑芬代理人的“彭瑶”递交。也就是说,连西藏发展都不知道她是何方神圣。

而从权益变动报告书来看,马淑芬今年1至2月大举买入西藏发展,而3月2日西藏发展停牌重组,随后的两次举牌也恰逢西藏发展控股股东更迭之际。每次举牌时机之精准,加之增持成本低廉以及“蒙面”隐身,令西藏发展不得不对其侧目而视。

业内人士分析,马淑芬可能只是单纯的财务投资,并没有要控制上市公司的欲望,西藏发展不必如临大敌。新任控股股东天易隆兴也曾表示,未来有意为西藏发展引入优质资产,并整合西藏发展的资产及业务。因此,马淑芬可能只是看好西藏发展的未来前景。

事实上,早在去年,马淑芬就在资本市场上有过动作。根据长航凤凰2015年年报显示,截至2015年12月31日,马淑芬持股长航凤凰855万股,跻身前十大流通股股东。不过,在长航凤凰2015年三季报的前十大流通股东的名单中,并没有马淑芬的名字。而长航凤凰自2013年12月27日起停牌,直到2015年12月18日才复牌,复牌首日股价即大涨1095.49%。

上海资深律师严义明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对于一些市值不高、股权比较分散的上市公司,很有可能成为拥有积累财富的个人投资目标,不排除通过在市场上举牌来达成控制上市公司的目的。

“马淑芬代表的是个人,而非公司或者机构,其违规信批或许并非主观故意,所以,处理力度不会太大,因此最终对于其股东地位不会产生影响。”严义明表示。

控股股东相中“壳”

相比马淑芬的神秘,天易隆兴来路明确且意图明显。

天易隆兴成立于2015年9月25日,成立时股东为天易隆达(深圳)投资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天易隆达”),认缴出资额1000万元。今年5月26日,北京中合联资产管理有限公司(下称“中合联资产”)成为其新进股东,注册资本增至3000万元。

中合联资产的来头可不小,其控股股东为中合联投资,中合联投资的控股股东为中国供销集团有限公司,而后者的控股股东为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公开资料显示,中国供销集团是国务院批准成立的大型涉农流通产业集团。截至2013年底,中国供销集团总资产达到近1000亿元,经营规模近1400亿元,目前的主营业务涵盖农资、棉花、再生资源、农村超市经营、农产品物流等业务领域。

供销集团网站显示,其全年实现销售收入1425.79亿元,增长1.29%;利润总额21.73亿元,增长27.67%;归属集团净利润5.87亿元,与上年基本持平;归属集团所有者权益81.62亿元,增长11.38%。

供销集团表示,随着企业上市工作的快速推进,集团资本运营工作进入新的阶段。要抢抓国家重视资本市场建设和推进资本市场改革的机遇,统一规划,加快企业上市进程,促进上市企业规范运行。

为此,市场猜测,供销集团看中的或是西藏发展的壳资源,后续可能会将旗下资产置入西藏发展壳内。

天易隆兴表示,不排除在未来12个月内进一步增持西藏发展股份的可能性,并计划对西藏发展的资产及业务作出适当且必要的整合,凭借上市公司平台引入优质资产。

不过,虽然背靠大山,但对天易隆兴受让西藏发展股权的资金来源及其履约能力,深交所表示出质疑,并下发了《关于对西藏银河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的关注函》。

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人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如果马淑芬继续举牌,势必对天易隆兴的控股股东地位产生影响,具体要看马淑芬的动机,是为控制权而来,还是为财务投资而来,如果是前者,那么接下来双方的股权争夺战还将持续。

为此,记者曾多次致电西藏发展董秘杨岚岚和证券事务代表唐燕,截至记者发稿,均无人接听。

本文来源:国际金融报责任编辑:丁会娟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与本网站立场无关。云掌财经对文中陈述、观点判断保持中立,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 声音提醒
  • 48秒后自动更新

云掌财经产品下载专区

免费开户

服务时间:8:30-18:00(工作日)